松退伙欧指日,英超与英趾年高是将集儿子会何以萎谢弈?谁是最终的赢家?

来源:网络   作者:小黑   发布时间:2018-12-14
松退伙欧指日,英超与英趾年高是将集儿子会何以萎谢弈?谁是最终的赢家?摘要:即将离任的英超CEO斯库达摩尔在很久前就感受到这个全球最富有联赛可能面临的危机。早在2016年6月,英国政府进行脱欧公投的3天前,他便警告称,若是最终的投票结果为脱欧,那么...

即将离任的英超CEO斯库达摩尔在很久前就感受到这个全球最富有联赛可能面临的危机。早在2016年6月,英国政府进行脱欧公投的3天前,他便警告称,若是最终的投票结果为脱欧,那么未来的发展可能将令他治下的英超联赛发生巨变,甚至会全然不符其原有的形象。

“我们之所以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备受欢迎是因为我们对于商业、研讨、合作等方面是始终保持开放态度的,”斯库达摩尔在当时说道。“英超联赛是开放、包容的。若是我们站在另一边(英国脱欧),那么英超的形象将会截然不同。”

然而,在那一周,1740万英国选民最终还是选择站在了另一边。如今,两年半的时间过去了,英超联赛似乎也即将要面临斯库达摩尔曾经警告、预言的崩溃景象。

不到四个月后,英国就将脱离欧盟,无论届时发生什么,英格兰足坛都将发生变革。从英国历史文化的角度分析,对于这个在脱欧事件上存在巨大分歧的国度而言,这反映了英国的政治生态以及其政治格局背后的自身势力。这样的一个政治时刻将会影响诸多领域,英国足球所扎根的土壤自然也将受到波及,其体系亦将发生改变。

这么说是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前10年的这段时期里,英国的政治氛围是青睐于英超联赛的,倘若没有这一点因素,很难想象这个如今全球最受瞩目的联赛能够崛起并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在这一时期里,英国有着稳定的经济增长、较低的管控力度、持续改善的基础设施建设。众所周知,1990年世界杯影响了一代英国民众,而英国的不断发展让这样一个以消费者为基础的国度在这届世界杯后再次爱上了足球。回溯过去,从当时来看,几乎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规划能够像英超联赛那样有着近乎完美的发展时机和成长土壤。

很快,英超联赛便成为了英国公众在生活中的一种基调,在布莱尔至卡梅伦政府期间弥漫开来:它有着成功、现代、盈利等特性,它既是适应全球化的、也蕴含着世界主义的色彩。它吸引着优秀的海外球员,但同时也对于自身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抱着自信的姿态,引用崇尚贸易自由主义的英国政治家彼得-曼德尔森的名句,“要对人们以丑恶的方式富裕起来抱极度宽容的态度”

用斯库达摩尔的话来说,这一切都要归因于“开放”二字。对于外资的开放令俄罗斯及阿联酋的巨资注入至切尔西和曼城,此外来自中国、泰国以及美国的富豪也纷纷加入其中。对于海外足球理念开放使得温格、穆里尼奥、瓜迪奥拉等名帅相继来到英伦发展,为英超联赛的整体水平及强强对话提升了标准。而最重要的则是对于海外球员的开放,英超俱乐部在当时很快便意识到,相较于本国球员,海外球员可谓质优价廉。在英超成立初期,坎通纳、佐拉及博格坎普等球员均在各自俱乐部展现出惊艳众人的表现。而如今对于在英超征战的德布劳内、萨拉赫和博格巴等球员,人们似乎最不感兴趣的就是他们的国籍了。目前英超联赛中仅有30%的出场球员来自英格兰本土青训,这或许是这种景象出现的根本原因。倘若我们将范围缩小至英超六强,这个指标的数字甚至还要下探至21%。英超联赛自然是一个植根于英国本土环境下的产物,而如今英超的全球化面貌让一些人感觉,英超的本土元素只有其比赛的举办地罢了。

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始终认为英超将会一直保持着全球化的姿态,但英国在人员流动方面的自由实际上是基于英国的政治基础。2016年,英国的选民们在看到了诸如像英超联赛中这种斯库达摩尔所称赞的开放、包容之后,随即决定终止这种局面。

距离公投过去了快3年的时间,英足总需要面临新的考验了。英足总的职责之一便是审查来自欧盟外地区的球员们在进入英超时政府方面授予的劳工证。而一旦欧盟内人才自由流动的措施终止后,他们的工作量势必将大大增加,因为将有更多的球员需要凭签证在英超联赛踢球。因此,英足总需要一种新的管理方式。

但与此同时,英足总在这方面也涉及到其自身的利益,即英格兰国家队的成绩问题。他们既需要监管联赛的运行,也同时需要对抗各球队的利益。多年来,他们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海外球员逐步压榨那些有资格代表英格兰代表队出战的球员们的出场机会。而在英格兰代表队长期以来低迷的大赛成绩下,英足总方面自然而然就会解读出“海外球员过多”的结论。

本文标题:松退伙欧指日,英超与英趾年高是将集儿子会何以萎谢弈?谁是最终的赢家?

相关文章